我要登录我要注册 我要投稿
提示!!

在线投稿请登陆

也可以发邮件到tougao@taskmed.com.cn点击这里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 首页   > Thought思考   > 热点

幸存者血液治疗埃博拉患者展开临床试验
TASKmed     2014-12-18 10:16:30    0

埃博拉幸存者在幸存墙上的手印

埃博拉幸存者在幸存墙上的手印

  近日,根据《华盛顿邮报》的报道,首个用埃博拉幸存者的血液来治疗埃博拉患者的临床试验在西非拉开序幕,其目的主要是来测试埃博拉幸存者向患者捐献血浆或血液的是否安全、有效的,并能够减少了疾病和死亡。采取这一疗法的理论依据是:幸存者体内的血液里可能已经存在埃博拉病毒的抗体,能够有效地对抗那些感染了病毒。

  以血为药:古老理念的胜利

  用幸存者的血液来治疗患有同种疾病的人这个理念已经存在很久了,最晚在19世纪末期就有科学家发现幸存者的血液中存在一些特殊的物质,能够传给其他患者,帮助他们康复。从那以后,医生就经常用康复者的血液来治疗病毒或细菌感染了。

  后来我们知道,这些特殊的物质就是抗体,是免疫系统经历某种感染时催生的。抗体可以依附在病毒上,阻止它们进行繁殖。但是,有的感染发生地太快,身体来不及制造出足够的抗体,因此无法一力击败感染。从理论上来说,这时如果能从其他人身上补充抗体,应该会有一些帮助。

  第一次用这种方法治疗埃博拉是在1976年,刚果的一名年轻女性感染该病毒后,接受了另一个人的输血。这个人并不是埃博拉幸存者,他曾患上的是一种与埃博拉很相近的疾病——青猴病。这名女性的出血症状比别人轻微,但是输血后没多久就死去了。

  1995年,刚果8名患上埃博拉的患者使用了幸存者的血液,其中7人活了下来。但是在之后的动物实验中,科学家给新感染的猴子使用了已经康复的猴子的血液,结果所有接受了输血的猴子都死去了。

  今年9月份,布兰特利是第一个在美国接受埃博拉治疗并痊愈的人,痊愈后他捐献出自己的血液,希望其中存在的抗体能够用于治疗埃博拉。

  今年10月份,世卫组织助理总干事Marie Paule Kieny博士指出:“我们一致认为,血液疗法(whole blood therapies)可以用于治疗埃博拉病毒,必须采取一切努力尽快帮助疫区国家使用这种疗法。现在正是使用血液衍生产品的恰好时机,并且可能对于治疗患者有奇效。”她曾表示现在有许多幸存者状况良好,可以采用其血液来治疗病人。

  世界卫生组织(WHO)称,埃博拉病毒疫情最严重的3个国家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的死亡病例增至6331人,感染病例17800人,其中利比里亚感染者为7719人和塞拉利昂为7798人。纽约州精神病学院艾滋病临床及行为研究中心的Zena Stein在一篇社论中写道:“在某种意义上,幸存者是世界上唯一‘免疫的’,可防止在病毒菌株传播的情况下再感染埃博拉。”

  输血疗法的好处:幸存者血液呈指数递增!

  美国内布拉斯加大学医疗中心临床检验后勤服务科的主任詹姆斯·兰德马克博士参与了两次用布兰特利的血液输血的治疗,他说:“输血并不是一种通过了验证的治疗方法。但就我个人的经验来说,这种疗法确实有效,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它可以用来治疗埃博拉,只不过是现在还缺乏一些坚实的论据而已。”

  采用输入埃博拉幸存者血液治疗会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它可以迅速扩大,现在西非有成千上万的人在感染埃博拉病毒后幸存下来,他们中有很多可以成为潜在的捐赠者。

  相比之下,即使目前正在开发埃博拉病毒疫苗被证明是有效的,但其生产和部署的速度仍然不足以来应对当前流行的疾病。虽然埃博拉的死亡率约70%,但目前还没有被批准的药物治疗埃博拉。

  输血疗法风险重重 黑市买卖埃博拉幸存者血液

  在之前,相关专家已经指出,私自接受幸存者捐献的血液可能带来危险。如果捐献者和接受者的血型不匹配,就会引发严重的过敏反应;血液中还可能携带肝炎病毒、艾滋病毒等,因此捐献后必须接受筛查才能使用。

  世界卫生组织(WHO)之前表示:黑市买卖埃博拉疫情幸存者血液一事确实存在。埃博拉病毒患者的家属希望能用这些血液挽救自己亲人的性命是他们觉得这些血液中含有战胜埃博拉病毒的抗体。但专家指出,注摄尚未经过检测的血液会致使患者体质减弱,引发艾滋病等传染病,甚至会导致死亡。

  世界卫生组织(WHO)表示,确实有研究结果证明幸存者的血液可助患者战胜埃博拉病毒,但该结果仍需进一步证实,康复者体内抗体是否足以治愈病人,也尚不明确。

  血液VS血浆?

  美国法律规定,由于应对流行病的血浆是可取的,因为剩下的红细胞可以抽回献血者的身体,所以幸存者根据自己的体重等指标每周最多可捐献出1升血浆;而全血捐献每两次之间应该间隔8周以上,因为其中的红细胞恢复起来很慢。因此布兰特利频繁献血是因为他献出的是血浆,而非全血。血浆中含有必要的蛋白及抗体,更新的速度也很快。

  而实际上,输入血浆比全血要麻烦很多,因为必须先从血液离心分离。

  布兰特利在治疗过程中还用过实验药物ZMapp,他的血液中可能也有与此药相关的抗体,但是药物中所含的抗体会随着时间减少,而人体自己制造的抗体将可以一直产生。

  面对着西非不断蔓延的血液黑市,WHO作出了临床试验计划:因为只有临床试验才能确定治疗工作。如果是这样,埃博拉幸存者恢复期的血清的生产将在西非扩大生产。

  塞拉利昂是最严重的三个流行国家之一,塞拉利昂行动也计划推出本国埃博拉患者康复的血浆试验。该国计划本月晚些时候在塞拉利昂的百姓及移民中收集血液进行研究并开展临床试验。



0 0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所有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