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登录我要注册 我要投稿
提示!!

在线投稿请登陆

也可以发邮件到tougao@taskmed.com.cn点击这里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 首页   >   > 故事

故事 视频 文档
毕齐—做特鲁多式的医生
医往无前Sharon   全科医学论坛  2014-12-05 15:36:43    0

【编者按】 特鲁多的那句“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对于医生的作用与定位做了恰如其分的阐述。“去治愈”需要丰富的科学知识和实践积累。“治愈”是“有时”的,不是无限的,这里的分寸把握很精细。医学不能治愈一切疾病,不能治愈每一个病人。而患者也不要盲目相信医学的“本事”,对医学产生不切实际的幻想。给病人以援助,是医学的经常性行为,也是医学的繁重任务,其社会意义大大超过了“治愈”。技术之外,医生常常要用温情去帮助病人。从古至今,一切医学技术都是对身处困境的人的帮助。安慰,是一种人性的传递,是在平等基础上的情感表达。安慰也是医学的一种责任,它饱含着深深的情感,决不能敷衍了事。如何学会安慰病人,坚持经常安慰病人,是一个大课题,很见功力!

本期人物将向读者介绍一位平凡而又伟大的医生——毕齐,展现他30余年行医路上如何践行去治愈、去帮助、去安慰。

毕齐 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

现任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神经内科主任,中国微循环学会神经变性病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北京中西医结合学会神经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北京分会神经内科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华预防医学会卒中预防与控制专业委员会委员、首都医科大学神经病学系委员会委员、中国老年医学学会心脑血管病专业委员会委员、北京脑血管病防治协会专家组成员等。

一个好医生的最基本的职业道德就是善良,能够做到悬壶济世最好不过,在提高专业水平的同时更好的提高医疗服务。特鲁多的那句“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是我的座右铭。——毕齐

医者使命,星火相传

毕齐出生在名副其实的名医之家。父亲是位儿科名医,母亲是位妇科医生,到现在他们还在出诊看病人。从小在医院家属楼里长大,耳濡目染,觉得治病救人的医生形象很伟大,加之父母的引导、支持和鼓励,毕齐顺理成章地选择了从医的道路。

俗话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如今换成“医生的孩子早当家”一点儿也不为过。由于父母工作繁忙,毕齐幼儿园时全托,小学时开始住校,小学三年级就会了做饭,有时候还要照顾弟弟。这种经历也让毕齐从小就培养起了照顾自己和照顾他人的能力。谈及小时候印象最深的事情,他说,“小时候经常半夜被敲门惊醒,那时候没有电话,医院病房有事都是派人到家里来敲门,找父母过去抢救病人。节假日没有父母都在家的时候。”这种经历想必是刻骨铭心的,在最需要父母呵护的年纪,却要懂事地默默看着父母将医者仁心的大爱分给他们的患者。尽管亲眼目睹医生这个职业的艰辛与付出,毕齐仍毅然决然地选择做医生,想必是父母行为的感召及内心的使命感使然吧。

1982年毕齐从新疆医科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内科,调动工作到河北的一家医院。当时的一位业务院长十分看重这个踏实、勤奋的年轻医生,而神经内科的男医生又很少,就希望他能够到神经内科去补充新鲜血液,带动科室发展,毕齐也就带着某种“使命感”干起了神经内科。

毕齐成为一名神经内科医生,仿佛一切都顺利成章,好似命运的安排,然而起决定性作用的却是他内心治病救人的“使命感”。

关注全科,重视预防

对于目前中国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大医院人满为患、社区医院门可罗雀的现状,毕齐有着切身体会。“相对我们目前的国情,全科医学仍处于发展阶段,我在门诊时候经常遇到大批的病人,症状完全可以在基层医院就能治疗了,却非要到三甲医院挂专家门诊,某种程度也说明了一个问题,国人都希望到去大医院就医,信奉专家言论,公众还是不太相信基层医院的全科医生。”当提到正在发展健全的临床转诊体系时,毕齐显得很兴奋,“安贞医院牵头由8家医院成立了北京北部医联体。我们几家医院资源共享,互帮互助,很好的为北部地区的居民就医提供便利。”

确实,由社区医院、二级医院和三级医院组成的医联体能够很好地平衡和协调医疗资源,加之畅通无阻的转诊体系,能够为患者提供极大的就医便利,同时提升服务效率和服务质量。

作为一名三甲医院的医生,毕齐对社区医院的预防工作给予很高重视和评价。由于国外对于脑卒中预防足够重视,长期坚持开展健康教育,其脑卒中发病率明显低于我国。基层全科医学中会遇到很多脑血管病的症状,而老年人又是脑卒中高发人群。基于此, 毕齐坚持定期到社区去做脑血管的科普大讲堂,希望将一些卒中预防及治疗的知识传播出去,让更多的患者及家人受益。“每年都有好几十个社区老大妈在我不出诊的时候过来测个血压,我帮助她们根据病情建议用药剂量,希望通过我个人微薄的力量去帮助更多脑卒中患者吧。”

医生,教师,学者

毕齐一直认为,作为一名医生,不仅要尽全力利用医疗技术和手段为患者治愈疾病,更要竭尽所能给他们提供帮助及安慰,而这些,仅仅是医生的本分。从医30余年,毕齐从一名轮转医生变成一位主任医师、教授,现任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神经内科主任,这华丽的蜕变,医者仁心和日夜守护缺一不可。很多毕齐治愈的患者逢年过节还会和他互发祝福短信,有的甚至从老家专门给他送来特产,毕齐说,“他们就像是自己的亲人一样”。

作为一名临床医生,他还一直承担医学教育工作。他先后担任首都医科大学医疗系和预防医学系、京华医学院医疗系的物理诊断学、内科学、神经病学及医学英语的授课和临床实习工作,并指导医学硕士研究生进行学习和研究。作为评审专家多年来一直承担北京市卫生局住院医师以及研究生临床技能及理论考试。2014年教师节来临之际,毕齐的学生为他送来节日的祝福,表达崇敬和感激之情,而这,对执教30年之久的他来讲一直是最珍贵的礼物。

毕齐从来都是一个闲不住的人,或者可以说他把生命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投入到医学事业当中。作为科研项目总负责人及分中心负责人先后承担了吴英恺(院士)基金会、北京市科干局、北京市卫生局首都科学发展基金、国家十一五“863”等科研课题及国际多中心研究,并获得了北京市科学技术奖一等奖及国家科学技术奖二等奖。他先后发表中英文论文100余篇,主编及参编专著10余部。他还同时兼任《中华老年心脑血管病杂志》、《中国卒中杂志》、《心肺血管疾病杂志》、《中华全科医师杂志》、Stroke杂志中文版及《卒中大查房》编委,《中国全科医学杂志》及《中华临床医师杂志》特邀审稿专家。



0 0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医生的苦谁人知?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所有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