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登录我要注册 我要投稿
提示!!

在线投稿请登陆

也可以发邮件到tougao@taskmed.com.cn点击这里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 首页   >   > 故事

故事 视频 文档
于莺:我还是我,只是换了跑道
AKi   医师周刊  2014-10-08 17:33:36    0

于莺:我还是我,只是换了跑道-TASKmed

离开北京协和医院一年之后,医疗圈“微博女王”于莺似乎只做了一件事,又似乎做了很多事。

说做了很多事,是因为射手座的她不会让时间虚度,她自有方法让日子恣意多彩:去台湾考察学习充电、开淘宝网店赚外快、做医疗节目主持人,广交各路朋友拓展人脉。

说做了一件事情,是因为创办一家按自己追求的医疗模式运营的全科诊所,一直是于莺辞职后的梦想。在筹办诊所的过程中,她尝到了自主创业的艰辛,收获了人生中不期而遇的感悟。兜兜转转,她放弃了自己主导办诊所的初衷,转而与美中宜和合作。七月,坊间传出于莺出任美中宜和医疗集团综合门诊中心CEO的消息,她也再次收获了一年前离开体制时旁人给予的祝福和“冷水”。

九月,于莺接受了医师周刊的邀约,畅谈她离开体制的这一年。真正坐在于莺面前,话题自然从她的CEO生活开始,旁人心里“CEO就是办公室里安静地正襟危坐,下班有专车接送,甚至有保安拉开车门”的脑补戏码,被于莺笑着驳斥道,“那都是电视剧看多了!”在她看来,现在的CEO生活是拓展,更是体验。

离开体制的这一年

您现在的CEO生活是什么样的?

之前说过做了CEO要学习很多其他领域的知识,现在书还在看,我发现还是小说看得快,两小时就能看完一本。一旦看到社会政治学、经济学、EMBA的课程就会头大(笑)。诊所还在装修,跟包工队队长沟通也挺好玩的,我们讨论诊所的厕所用什么洁具、什么龙头可以不留水印。我们还经常和互联网的人去聊我们的思路,去聊互联网医学在实施中的困难,我们看看实体的诊所与他们有什么合作的可能性。我们也在与国外的一些医疗机构联系,例如梅奥,想利用他们的资源。

我觉得当上CEO后做的事情是一个拓展的过程,要做的事情很杂,但成功了就是对我个人的加分。毕竟是我在做一个诊所,而不是别人做好了一个诊所再给我,这是完全不一样的。(能透露一下诊所何时开业?)年底应该会装修完,预计春节前后开业。

您曾说过微博对您来说是一扇“窗户”,出任 CEO后,微博的犀利程度要收敛点儿吗?

不会,而且美中宜和总裁胡澜女士也没有跟我提过这个要求。很多时候,这些问题不需要明说。有些话不明说比明说效果更好。因为合作方给了充分的信任,大家的目标一致,就是把诊所做成、做好。另外,微博是把双刃剑,正因为在微博上言语犀利、直言不讳吸引了很多的人,但问题是,人到了一定程度,通俗地说就是“屁股决定脑袋”。其实仔细看很多医生的微博,他们都是口无遮拦的,在这么压抑的体制里面,有时候就是需要爆发,去排泄心中的苦闷,那个时候说话可能就是那个样子。但是到了现在这个程度,不知不觉我说话已经不像之前那么“爆炸”了。

您觉得现在医生微博的基调如何?

我觉得比之前好一丢丢了,以前微博上如果发生医生被打的事情,医生的舆论“一边倒”,还会在指责医生的微博下展开骂战,但我发现,现在理性的人越来越多了,比如现在再碰到一个医疗的舆情事件,甚至是记者曝出的医疗事件,肯定还有医生会给医生这一边“站队”,但现在已经有一些理性的声音出现了,说要知道事情的真相,要听到当事医生、当事医院的声音,去还原整个事件的过程再来分析。如果医生不对,应该有相应的处罚,如果患者不对,那么法律应该保护医生的合法权益。不过无论如何,暴力是零容忍的。

这个“零容”忍不止是在喊口号,需要法治切实地落实。推进的过程是需要时间的。我们也希望能在两会上发声的人大代表能关心一下切实的问题,像联合签名抵制暴力,没有用,还不如积极地促成立法。(还是有不少负能量?)我觉得负能量也没什么,老是正能量累不累?(笑)(正能量也不多啊?)对啊,正能量就是少之又少的,遇到很多打击很多压力还能像我一样傻乐的人不多。医生也有正能量,天天负能量医生早就扛不住了。所以我觉得医生写微博想怎么弄就怎么弄,万一无心插柳红了呢,也许就会发现,诶,又打开了一扇窗户呢!

辞职后的这一年,您有很多身份。接触这些身份有什么契机,期间有什么感悟?

契机谈不上,我是想到什么就做什么,这是我人生最大的特点。像张强医生做事非常有规划性,他现在运营的医生集团,他在一年前就已经开始筹划了,而我在一年前绝对不会想到我会开一个淘宝店的(笑)。

去台湾是因为当时有很多机构找我合作,这个情况下不知道选哪个好。后来想算了,去台湾躲三个月再说。其中不光有躲的心态,想想那些机构愿意出高薪与我合作,而我只是个普通的急诊科医生,加上一个微博大V的身份,他们更多的投入其实是在微博大V这个身份上。脱离了协和的光环,的确会让我减分,但我怎么才能加分呢?想让自己不贬值,能在商业的竞争中不被淘汰,就必须要完善自己。就这么,我去了台湾。

然后,开淘宝店是因为朋友的一句话,他问我“你现在没有收入怎么活呢?”我说坐吃山空,“你不如开个淘宝店吧,我给你供货。”我一口答应了。做电视节目是因为,过完春节,协和的一个护士找到我说,她的一个哥们儿要做档电视节目,让我去客串一下,当个嘉宾。我想闲着也是闲着,去了我就后悔了。第一天录节目,穿高跟鞋站了八个小时。

但是通过这次的经历我就在想,很多东西人前光鲜亮丽,但背后真的很辛苦。任何一个职业,不付出常人想象不到的努力,不抱着必死的决心去做,可能就真的成功不了。现在上班,出入写字楼,电梯里每一个穿着靓丽的白领,大夏天穿着西服,拿着笔记本,我看到了就在想,也许人家做完写报告写到凌晨两点,九点就要爬起来上班。所以不要抱怨工作忙工作累,每行每业只要想出人头地没有不忙不累的。这也让我联想到三月份,我的个人诊所之路都不是特别顺,四月份很无奈地做了电视,但很快美中宜和就找到了我,也算是柳暗花明了,那时我感觉,只要肯坚持,别怕苦怕累,很快会就发现还是有路可走的。

于莺:我还是我,只是换了跑道-TASKmed

诊所一楼大厅装修效果图

我的全科未来路

一年里,张强成立了医生集团,您出任CEO。同是离开体制、医生创业,你如何看待你们发展路径的不同?

最大的不同就是,他是男的,我是女的啊(笑)。当然,这个不是指性别,指的是思维方式。女性总是在某些关键时刻偏感性,而男性总是在最困难的时候偏理性,这是最大的不同。比如说,我出任CEO的消息公开之后,就听到了一些“羡慕嫉妒恨”的声音,那个时候我就给张强医生打电话说,问问他怎么面对这些声音。他说不用理会,别人骂得越狠越说明他做得对。我调侃说他真会给自己贴金,他说“我本来就是金子。”(笑)

另外在发展路径上,我和张强医生的不同还在于他是有专科的,而我是走全科的。从急诊科里出来,我不可能走张强医生的路。他是一个专科医生,出来以后可以走专科的路径,他可以自由执业,与平台签约。既然我们有这么多不同,可能我去搭建一个平台更合适。我了解医生和客户的需求,只不过需要一些社会资源、一些体制的“优势”来水到渠成。(体制的“优势”是什么?)管得越死,体制里就越不活跃嘛,我们这里发展的机会就越多。但是张强医生成立的医生集团,我觉得做得很好。我还打算,等到张强医生的医生集团规模大了,我这边的全科诊所也成型了,我就与他合作。他的专科需要全科打底。

您招募全科医生的标准是?

我第一批的全科医生肯定要招急诊科医生,因为有共同语言嘛(笑)。最根本的一条标准是有共同的价值观,比如觉得公立医院挣钱太少,我们可以谈薪水,看看能不能符合预期,这是合作的前提,一定要谈成。我们更希望一些人是那种“再待下去我就要得精神病了”的医生,或者是期望通过自己的劳动价值产生经济价值的医生。而且我们会对每一个从体制里出来的人负责,这里的负责一方面是给他们一个体面的收入,一方面是给予专业的培训,让他们更快地提高。还有一方面就是,如果他们想自由执业,想开个诊所,想去拉风投,我会以过来人的身份为他们把关,告诉他们哪些钱可以拿、哪些不行。给每一个人一个理想的发展平台,这都是我们要考虑的。当然,如果只是冲着钱来的,我觉得这样的合作也不会长久。

为了平衡诊所的公益和盈利,您未来会做哪些努力?

做实体医疗机构,尤其是全科诊所,前五年不盈利是肯定的。问题在于投资方对这个模式的远景如何看待,在于整个集团的战略发展规划如何考虑全科的地位,早期的确是需要“养”的。不过,我们想着移动互联网的技术、专科特色服务、服务流程、如何培训我们的医生,虽然看起来都是需要花钱的,但是最终目的还是为了盈利。只有让自己在市场中更有竞争力了,让患者的体验更好,好到像进了德云社一样(笑),也许这个事情就能做成。

医师周刊二维码-TASKmed




0 0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医生的苦谁人知?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所有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