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登录我要注册 我要投稿
提示!!

在线投稿请登陆

也可以发邮件到tougao@taskmed.com.cn点击这里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 首页   >   > 故事

故事 视频 文档
张强医生:自由无价
Aki     2014-09-01 16:43:14    0

自由执业先驱、医生集团创立人、互联网医学公司的医学顾问……张强医生身上有着许多标签。标签多了,话题自然也多了。在上期【大V有话】中,张强医生与医师周刊聊了聊“品牌经”,也对医生集团的未来做了展望。而这次的对话,从张强医生的一句感慨开始。

医师周刊PhysicianWeekly=P

张强医生=Z

我的感慨源于探索

移动医疗目前还飘在空中,不接地气

P:您曾在您的《上岸第六季》提到,“互联网思维,似乎有悖于医疗的本质和规律。而医学思维,又很难互联网化。”发出这番感慨,有什么原因?

Z:的确,这番感慨背后,我觉得有两个原因。首先,互联网思维是开放性的,而医学是技术性的,是一对一的。一个医生对一个患者,不可能我一个人同时给一百个患者看病。这和互联网就是冲突的,互联网是一对多,而我们是一对一的,所以医生的劳动力传播不会像互联网一样无限扩张。

第二,医学是讲究循证的,我们面对面交流,问诊扣听,而互联网是遥控的、虚拟的。如何让医学和互联网结合、互通,是值得我们思考的,这也是移动医疗目前还飘在空中不能接地气的原因之一。

P:您是微信服务号邻家医生的首席医学官,也是邻家医生的股东之一。当时决定合作有什么契机吗?

Z:之前他们有一些关于移动医疗的想法,找到了我,表示愿意帮我去做这个事情。做着做着,我们就参与这个项目了。

现在,我是5家互联网医学公司的医学顾问,期间会发现互联网并不适合所有的医疗,比如说咨询,一个小孩子发烧,医生在互联网上诊断是很困难的,因为必须要验白细胞,要观察小孩烦躁的程度。如果这些通过互联网咨询诊断就隐藏很大的风险,包括现实风险和法律风险。

但如果是皮肤科,那就很适合互联网了,因为它都是形象的东西,并且即使误诊也不危及生命。所以不同人群和不同疾病,用不同的方式处理,这是互联网和医学界需要不断摸索的。

P:感觉您一直走在时代的前端,想问问您如何看移动医疗的发展?

Z:我觉得,未来移动医疗的发展一定是要和线下医疗紧密结合的,O2O模式。我们的团队是在深圳,我们的产品经理也会跟着我们的门诊。但是他们每个月都有一周待在我们医生集团的办公室里面,和医生们混在一起,所以他们深度了解我们医生的需求。

我们医生的需求真正渗透到了产品里面,而医生又最了解患者的需求,这样构建出来的产品和坐在办公室里“闭门造车”的产品是不一样的,我相信最终能够满足患者需求。

医生的话语权相对较弱

不同的医生对医改有不同的看法

P:对医生群体而言,您是一个标杆,你也经常以旁观者的视角关注着医改。那您怎么看待医生在医改过程中的力量?

Z:严格来说,中国目前的医生群体在医改中分量还是相对较轻,而且不同的医生对医改有不同的看法。比如有的人认为医生要去除编制变成“社会人”,那肯定有一部分医生是拥护欢呼的,也有一部分医生是要上访游行的。每个人的诉求都不一样,这就导致看法不一。加上医生长期在体制内按部就班的工作,视野相对有限。他们人文政治方面的视角很难提升到一个高度去思考医改的政策。

医生目前在医改中参与度也不高,如果真的让医生群体提意见,我估计很多人可能会弃权,提出来的意见诉求也很简单——收入高一点、考试少一点。而这些都是站在个人角度去考虑的,站在社会角度就不一样了。所以目前来看,医生的话语权相对较弱,这跟医生本身也是有关系的。

提醒自己,继续修炼

我也会有很难克服自己的时候,也肯定会有情绪,人的本性很难克制,所以只好经常提醒自己,继续修炼。

P:每次看您的微博都有一种美好的感觉,因为您的态度总是积极的。想问问您在遇到问题和困难时,如何调整心态去面对的?

Z:这个世界是充满问题的,所以遇到问题是一定的,每个人都会碰到困难。就像科主任也有很多困难,等到当上院长发现问题更多。但困难本身是两面性的,因为有困难,很多人才有了机会,获得机会去克服这个困难,否则这个世界会死气沉沉的。

当没有任何困难时,这本身就会生出困难了,因为无聊而抑郁了。(笑)就像我们没钱时为钱困扰,要买房,当房子多到一二十套了就变得无聊了,可为房子奋斗的人还是很来劲。

所以归纳为两点:第一,人生本来就是要不断克服困难的过程,首先要认识到这一点。第二,困难都是有两面性的,任何困难带来的挑战都是有机遇的,所以要善于看到问题的两面性,我比较善于看到问题的积极面。养成这个习惯以后,那你的困难来临时,就容易看成为一个机遇了。当然,我也会有很难克服自己的时候,也肯定会有情绪,人的本性很难克制,所以只好经常提醒自己,继续修炼。

P:您积极的这种性格,有什么背后的影响吗?

Z:有。因为成长过程中间要经受磨练的,各种各样的困难。遇到过大的磨练以后,小的困难就觉得很简单了。这和人的成长是有关的,人的成长过程就是磨练的过程。所以有“四十不惑”这个词,人到一定年龄就把很多问题看清楚了。

当然如果在磨练的过程中间不去思考、不提升自己,到了该明白的时候还是不明白。所以有的老人还是很幼稚,有的老人很睿智和包容。

P:最后一个问题,以现在的心境,加上您现在所拥有的,您觉得您的身价在什么水平?

Z:我觉得我没有身价,我是“无价”的,无法用钱来衡量。我在做一件很多人不敢做和不愿意做的事情。一旦成功,对中国医疗、医改的撬动作用是巨大的,这是钱算不来的。因为国内有巨大民营资本,可能有几千个亿会投资医院,投下去以后如果发现没医生、没患者资源怎么办?这时医生集团就是一个模本,会提供一个参考。我认为我们在做一件很特别的事,而大部分人都不敢做更体现了我们做这件事的价值。

本文首发于医师周刊微信以及TASKmed网站

转载请注明首发出处,感谢!



0 0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所有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