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登录我要注册 我要投稿
提示!!

在线投稿请登陆

也可以发邮件到tougao@taskmed.com.cn点击这里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 首页   >   > 故事

故事 视频 文档
杨慧霞:夜空中最亮的那颗星
医往无前Sharon   全科医学论坛  2014-08-27 16:43:34    0



【编者按】

有人说,医生见惯了生死,心早已磨出厚茧。也有人说,医生的分分秒秒在面对生死,心中的光明与温情,始终留给世上最无助的人。杨慧霞,悉心培养研究生和博士生,是中国第一个在“妊娠期糖尿病”课题研究取得科研成果的教授。她则对自己的学生说:“作为产科医生,你的一句话可能就是两个生命的一个希望,你的一丝努力就是病人的希望,你的一点细心会让更多的危机迎刃而解……”患者的点点滴滴总让她心头发烫。

星不语,星在与。

 

杨慧霞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

现任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妇产科主任,中华医学会围产医学分会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围产医学分会妊娠合并糖尿病协作组组长,中华医学会妇产科学会分会常务委员,产科学组组长。已发表中、英文论文300余篇。主编及主译十余本妇产科专业书籍。WH0关于GDM制定专家组成员。

星辉:倚着梦想,点燃梦想

八十年代,中国这片土地发生着令人炫目的变化,物质极大丰富,国力极大增强。但是,仍然有一些领域被忽视——妊娠期糖尿病(下称“GDM”),这个今天已受到广泛重视的疾病,在那时还鲜有耳闻。

1986年,杨慧霞在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妇产科工作。“有位孕妇不知道自己患有糖尿病,第一次怀孕自然流产,第二次怀孕胎死宫内,第三次怀孕却生下一个畸形儿。”时至今日,当她谈到工作初期接诊的那位高龄孕妇时,仍然唏嘘不已。这件事情也对杨慧霞触动很大,“如果她之前能够控制好血糖,就可以避免如此悲惨的经历了。”

当时,国内医学界只能通过注射动物胰岛素控制血糖。但时间久了,孕妇自身就会产生抗体,最后只能不断加大剂量。

一位名叫小郭的患者让杨慧霞二十多年来念念不忘。“我记得当时给她加到了最大量,一天300多个单位胰岛素。这么大的量我们在孕妇身上很少用过。”杨慧霞冒着风险,对小郭的各项指标进行严密监测,血压、血糖、胎儿大小……那是门诊没有专门围产期营养师,还要指导她怎样合理膳食,如每日总食物摄入量,如何进行少量多餐……最终,在血糖和血压得到很好控制的情况下,患者剖宫产生下了一个6斤多的宝宝。

尽管大胆尝试取得了良好效果,但她还是希望找到更加确凿的科学依据。杨慧霞意识到,GDM看似小病,却影响着两代人的健康。在当时国内尚处空白的医学领域探索,出路就是勇于实践,加强对GDM的研究和规范化管理刻不容缓。

星慧:希望在夜空绽放

日子在交织着泪水和欢笑中匆匆流逝,日子也在交织着担忧和希望中匆匆走来。为了更清楚地了解GDM,杨慧霞搜遍了当时中国极有限的相关论文,泡在图书馆,一篇篇翻阅国外文献,年复一年。

这时,GDM在中国医学研究领域是完全的空白。只有80年代末期北大第一医院已故的肖温温教授在美国芝加哥大学的附属医院学习,回国后最先提出了“要对有糖尿病高危因素的孕产妇进行筛查,及时诊断”的建议,这推动了杨慧霞“扎入”GDM第一步。

1988年,杨慧霞开始攻读博士学位,她的导师是我国围产医学之母严仁英教授以及周世梅教授。严仁英教授为杨慧霞的博士论文做出了设计方面的精良指导,这坚定了杨慧霞日后选择GDM作为长期研究方向的信心,让就似初生牛犊的杨慧霞决心涉足了这一片“处女地”。

杨慧霞回忆起这段早年经历还觉得颇有趣味。不过,细思一下,每个学科的开启和成长肯定不会如此“儿戏”。杨慧霞说,根据当时她对西方围产医学涉足领域了解以及我国当时的发展阶段判断,GDM研究在中国的发轫应该是大势所趋和水到渠成。

2000年,杨慧霞有机会到美国哈佛医学院Brigham&women医院访问并任访问学者,并从事博士后研究。出于对GDM的关注,她特意跑到美国哈佛大学Joslin糖尿病中心参观学习。在此,她竟意外结识了国际知名糖尿病专家Dr.Florance Brown。

“她在惊讶我认识她的同时,还惊讶于我对GDM的认识与国际如此接近。”杨慧霞毫不掩自己的兴奋,当年正是阅读了Dr.Brown的《妊娠合并糖尿病》,才对GDM的认识有了国际思维。在跟随Dr.Brown一起出诊的过程中,杨慧霞特别留心学习国外的GDM管理理念和治疗技术,并积累了大量的医学病例。回国后,杨慧霞一直致力于将GDM国际诊断标准和管理经验引入中国医学临床。

星惠:播撒人间都是爱

十几年前,来找杨慧霞看病的大多数都是普通孕妇,正常产检,母子平安,那时,杨慧霞说自己干的是甜蜜的事业。

十几年后,杨慧霞出门诊,一半以上孕妇都有各种复杂甚至高危情况,多胎妊娠,多次流产等不良产史,剖腹产史伴前置胎盘及胎盘植入,高血压、糖尿病等各种基础病的……生孩子成了一件揪心的事。

但杨慧霞从未懈怠,她始终竭尽全力,将揪心变成甜蜜。而且在杨慧霞的带领下,随着我们对GDM研究的推进,国际组织越来越关注中国情况,我们的声音也越来越强。杨慧霞介绍道,“我们医院的课题组从2011年到去年,有3项研究成果分别获得了教育部、中华医学会以及中华预防医学会的一些奖项。我们希望不断积累中国人自己的循证证据,让全球投来更多的关注。”在基金会的支持下,截至2013年底,杨慧霞组织的培训范围已覆盖全国几十个省市地区,培训人员超过6000余人次。

杨慧霞表示,为了使大量新发现的GDM孕妇能及时进行血糖监测、合理管理,2011年,她在全国范围内率先成立了GDM一日门诊,希望从营养和体重管理人手,及早干预高危孕妇的生活方式,减少高危人群GDM发生,“至少通过一天教育,告诉孕妇如何才能有效控制血糖。”

近年来,十分关注国际胎儿医学领域研究进展,率领科室人员不断提高染色体疾病,单基因遗传性疾病等产前筛查与诊断技术,侵入性产前诊断技术除了传统的羊水穿刺术以外,进一步开展了早孕期绒毛活检术和脐血穿刺术。在早孕期绒毛活检技术成熟的基础上,开展了早孕期唐氏筛查。与影像科积极合作,大量开展了胎儿神经系统异常MRI的检查,结合典型病例,联合小儿神经外科和胎儿MRI医师举行定期会诊,进行疑难病例讨论。积极开展胎儿宫内治疗技术,包括:射频等技术的中孕期减胎术;胎儿镜下激光电凝术治疗双胎输血综合征的手术。

采访结束时,杨慧霞感慨道:“这些年的成长,是机会,也是一次长足的准备。我感到很幸运,能从事自己非常感兴趣的职业。另外,我希望接下去能做一些群体教育和普及型研究,让更多的人受益。因为,作为单纯的医生,一对一看病人,毕竟势单力薄。而如果能把理念普及,提高大家的健康素养,就能惠及更多的人群。也是一次长足的准备。我感到很幸运,能从事自己非常感兴趣的职业。另外,我希望接下去能做一些群体教育和普及型研究,让更多的人受益。因为,作为单纯的医生,一对一看病人,毕竟势单力薄。而如果能把理念普及,提高大家的健康素养,就能惠及更多的人群。”

【记者手记】采访前,记者了解到杨慧霞每天要从事超过十余个小时的高强度临床及科室管理工作,之外还要兼任一些社会职务,担任一些学术期刊的主编、编委等。不过,让杨慧霞欣慰的是通过个人和领导团队大家的共同努力保证了高危孕、产妇母子平安。在2014年北京电视台播出的《生命缘》中,杨慧霞为三胞胎母子(女)全孕期保驾护航,进一步受到人们的关注。杨慧霞说:“近期我出门诊时,时常有来做产检的孕妇说看了这个节目,深入了解生育的过程,看到了医生的工作状态真实的一面,理解了医生无私的付出。”说到这里,杨慧霞欣慰地笑了。

本文刊于8月15日出版《全科医学论坛》第15期3版。

记者高枢廷、撰稿高彩艳、责编王瑞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全科医学论坛二维码-TASKmed




0 0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所有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