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登录我要注册 我要投稿
提示!!

在线投稿请登陆

也可以发邮件到tougao@taskmed.com.cn点击这里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 首页   >   > 故事

故事 视频 文档
大音稀声,大医无形——胡大一和他的全科梦
医往无前Sharon   全科医学论坛  2014-06-15 17:16:55    0


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若有疾厄来求救者,不得问其贵贱贫富,长幼妍蚩,怨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亲之想。亦不得瞻前顾后,自虑吉凶,护惜身命。见彼苦恼,若己有之,深心凄怆。勿避险巇、昼夜寒暑、饥渴疲劳,一心赴救,无作功夫形迹之心。如此可为苍生大医。——《大医精诚》

胡大一,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曾任上海、北京多家军地医院院长、研究所所长,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联合国国际科学与和平周贡献奖”获奖者……

他有一段名言:“对待病人,不论职位高低,一视同仁;该给病人做的检查一项不能漏,不该给病人做的检查、开的药一律不做、不开。医生的天职是看病,不是卖药,不是收红包。”

胡大一,大一,大医也!

大医的“大医”

胡大一,原本是叫“胡天一”。承载着父母的希望:能出类拔萃。只是,“胡天一”上学后,在写自己的名字时,少写了一画。久而久之,老师和同学都以为他叫胡大一。

如今的胡大一已经成为心血管领域顶级专家。他率先在我国开展射频消融根治快速心律失常技术,并向全国150多家医院以及印度、越南、日本等国推广普及此项技术,成绩斐然。

胡佩兰,胡大一的母亲,一名妇产科医生,从郑州市铁路局中心医院妇产科退休后,28年如一日,98岁高龄仍坚持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坐诊的事迹,感动了中国,并评为“CCTV 2013‘感动中国’人物”。

胡大一在母亲节缅怀他的母亲的微博中写道:“他写道:“母亲在世时,我常常感到,也多次与朋友们和学生们说到,家里有个老妈真好。老妈在,大家庭就在。老妈是大家的主心骨。老妈在,几代人春节都会回家聚聚。老妈不在了,家可能就散了。”为寄托哀思,胡大一为母亲专门建立了网站(www.hupeilan.com)。

在胡大一的眼里,母亲不仅是“家”,也是他心中的“大医”。

“我的母亲最热爱的就是病人,有体恤穷人的情节,一生都把看病的事放在第一位,她一直都是我的榜样楷模。”胡大一提到母亲,眼睛有些晶莹的闪烁,“在母亲生病期间,生命的最后两天还去诊室看病,母亲热爱自己的工作,她对家人及下属要求很严格,但对病人真好,是个理想主义者。母亲的生活很俭朴,学习能力很强,天天学习最新的诊疗技术。在基层社区中心工作期间,有些仪器没有或者手术做不了,她会手写小纸条帮患者介绍专业的医生。“资助病人,她崇尚老有所为”。

“‘不为良相,便为良医,要做个好医生,让穷人能看得起病’。这是我母亲一直坚持的信念。”胡大一说。正是在母亲的这一信念的支撑下,从“胡大一爱心工程”到“中国红十字会爱心工程——胡大一志愿服务队”,再到“大医博爱志愿者服务总队”,他与母亲一起在为病人的健康努力着。

如今,母亲离开后,子承母业,2014年4月4日,胡大一在母亲曾经坐诊过的地方,开办“胡佩兰爱心门诊”暨胡大一心脏康复中心,继续为病人义诊看病。

大一的“大一”

胡大一出生在名副其实的名医之家。父亲李公恕,是位眼科名医。“虽然父母支持我学医,但最终选择医学是当时的政治因素,家庭出身,促使我不得不选择学医。”胡大一现在经常感慨,自己不是爱一行干一行,而是干一行爱一行。

1965年高考,胡大一以“河南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在大学期间和刚走上工作岗位的头几年,胡大一有很大一部分时间,都是在农村基层和各种巡回医疗队中度过。即使现在,每每提及此,胡大一引以为自豪。在河北宽城,胡大一这个学西医的年轻人,学了不少中医药知识。山水林木之间,他学会辨识、采集100多种中草药。

医疗队去的地方都是偏远地区,胡大一最远曾到过西藏阿里。胡大一回忆道:周总理指派的四个医疗队——延安医疗队、甘肃河西走廊医疗队、西藏阿里医疗队和西双版纳医疗队。他参与过其中的两个医疗队:河西走廊和西藏阿里医疗队。“现在西藏阿里的医疗骨干很多都是我们的医疗队培养出来的。”

胡大一认为,正是因为农村基层工作经历,使得这种情节根深叶茂。与赤脚医生协同治疗的经历,可以说没有这些年的工作积累也不会有之后在心血管领域的学术造诣。

大医爱基层

十多年来,胡大一发起成立 “大医博爱”志愿者服务总队,坚持走基层,就近就地治疗患者,方便患者,节省费用。胡大一说:“目前我国的城乡、东部与西部之间的医疗差距很大。开展健康教育、就地就近救治、开展基层医生培训,这是志愿服务队十年的工作重心。胡大一对此信心满满,他认为之后志愿者的进一步发展要更专业化、职业化,会长期坚持不懈做下去。

胡大一总是愿意说真话,他提出二“不”:“不”要作秀,希望一些医疗机构下基层能够真正帮助到病人;“不”要缺少病源的时候下去把病人拉到大城市,大肆做媒体宣传,实际上并没有真正帮助到捐助对象,劳民伤财的同时耽误病情。

在走基层的过程中,胡大一发现病人到了北京、上海做完手术后,病人回去后却没有专业医生根据病情随访,这就需要把医疗技术传授给当地的医生,既能让患者把病治好,少花钱,还能后续对患者的疾病进行随访。

胡大一说,“过去做二级预防与康复之间是断层的,专科医生不关注,全科医生又不精。这需要医改模式来引导,需要呼吁如何用政策及激励机制鼓励全科医生的工作积极性,例如:用疾病预防的量化指标来引导基层医生,让大家有积极性去学习新技术,更好的服务患者。”

胡大一提出:基层政府部门定点帮扶的同时能够常态化,解决实际基层医生缺少的问题。医生培训注重短学制,培养适应基层的医疗人才。世界各地也都存在非专业人员做医疗保健服务,基层医疗保健还是需要非专业人员共同参与完成。基层需要能够留得住、下得去、能够长期坚持服务的实用人才。

胡大一今年编写了一本有关《中国慢性疾病防治基层医生诊疗手册》针对慢性疾病的临床使用指导手册,从诊断到用药切实联系基层实际情况,以问答的形式,由心血管病专家讲解基层医生最应该了解的慢性病防治知识。



0 0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所有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