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登录我要注册 我要投稿
提示!!

在线投稿请登陆

也可以发邮件到tougao@taskmed.com.cn点击这里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 首页   >   > 故事

故事 视频 文档
69岁“贴心医生”46年从医路:10年平均休息30天
TASKmed   大河网-大河报  2014-05-31 14:11:25    0

从医46年,他到哪患儿家长就撵到哪,最多时一天要看280个患儿,他看过的患儿上百万人次。“医者父母心”,69岁的郏县妇幼保健院儿科医师谢守祯,用爱心真情换来患者的放心,当地群众都称他为老百姓的“贴心医生”。5月28日,记者耳闻目睹了谢守祯的一个平常工作日。

不喝水的“赖”习惯,是为少上厕所多看病

5月28日上午8点50分,郏县妇幼保健院门诊楼三楼。四五十位大人和孩子守在谢守祯20多平方米的专家诊室内,排队候诊。

一个8月大的男婴,因上呼吸道感染而发热、咳嗽。谢守祯把听诊器放到男婴胸前时,孩子开始哇哇大哭,两只抹满眼泪和鼻涕的小手,拼命地乱抓他的手。谢守祯一边听孩子的呼吸与心跳,一边询问孩子妈妈:“发烧几天了?”听诊后,他用压舌板查看孩子的咽部,孩子吐了一大口奶,落到谢守祯的鞋上,他却看都不看一眼,专注地给孩子诊断。“上呼吸道感染,有点儿支气管炎。”谢守祯对助手张芳芳说。张芳芳开方的同时,谢守祯又为两位腹泻和腹痛患儿看了病,并让另外两位助手开处方。3位助手开好处方后,依次递给谢守祯审核。这时,谢守祯将张芳芳所写的含过敏成分的氯雷他定去掉,并把另一张处方上的多潘立酮由9片改成了10片。

看着谢守祯忙得口干舌燥,有患儿家长说“谢大夫,你歇歇喝口水”,他总是笑笑说:“我没有坐诊喝水的‘赖’习惯。”一旁的王江定院长说,谢守祯这个“赖”习惯,全院人都知道。在谢守祯看来,喝水会增加上厕所的次数,耽误给病人看病,所以他尽量少喝水或不喝水。记者粗略计算,到中午12点35分结束,谢守祯一上午接诊129位患儿,没喝一口水、没去一次厕所。助手孙菥敏告诉记者:“在秋冬‘旺季’,谢老师从早上7点多一直看到晚上八九点,坚持看完最后一个患儿才下班,常常连饭也顾不上吃。”

郏县妇幼保健院曾做过一个统计,2012年冬季到该院就诊的患儿,最多的一天是380个,谢守祯看了240个。46年的从医生涯中,经他看过的患儿达上百万人次。

咳嗽几天,在他这花9块钱就治住了

三楼儿科输液室,薛店镇吴村44岁的吴彩红带着2岁多的孙女来输液。吴彩红说,小时候母亲领着她找谢大夫看病;当上母亲后,她也带着儿子找谢大夫看病。现在谢大夫调到城里,虽然路远不方便,但孙女有了病还是来这看。提起谢守祯的好,渣园乡的王女士说,今年春节,她带着孩子看病,孩子拉了谢守祯一身,他不但没生气还安慰她:“不碍事,小孩子的屎尿金贵,说明我运气好。”

谢守祯看病便宜又见效也是出了名的。宝丰县石桥镇的高玉镯说,她6岁的孙女一直咳嗽,在当地治了几天不见好,她就专门来找谢大夫。“俺跑了一个多小时,谢大夫开了两服中药,花了9块钱就治住病了。”高玉镯说,十里八村都知道,有病就找谢大夫。他几十年来奉行“三不”原则:能不进行病理化验的绝不化验,能用便宜药治好的绝不用贵药,能门诊解决的绝不住院。在他的诊室,挂号费5角、人均门诊费用只有20多元,远远低于县级医院的门诊费用标准。郏县卫生局局长周慧敏十分敬佩谢守祯:“看病46年无漏诊、误诊,无医疗事故。这么多年来,从卫生院到县妇幼保健院,他到哪里患者就撵到哪里。”

谢守祯出生在郏县薛店镇谢庄村,父亲是当地小有名气的村医,他从小就对医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后来跟随父亲出诊。经统一招考,1979年分配到郏县茨芭镇卫生院工作。1985年,他被调往薛店镇卫生院。

他曾一晚上被患者叫起来11次

谢守祯晚上从不关手机,以便患者能及时找到他。“不少孩子半夜发高烧,得及时退烧,否则容易导致中风。我去一趟,家长也能放心一点。”

1994年,谢守祯接任薛店镇卫生院院长。除外出开会外,他一直坚持坐诊,并把寝室安排在门诊楼里。一年冬天,他一晚上被患者叫起来11次,病人医好了,他却感冒了。

2013年冬天凌晨两点多,医院打电话说一个1岁的孩子发高烧,全身抽搐,正往医院赶。放下电话,谢守祯连忙赶到医院,经过详细诊察,确诊患儿得的是重症毛细支气管肺炎,需立即抢救。但孩子父母远在苏州打工,孩子爷爷身上只带了几元钱。谢守祯立即掏出500元钱给老人:“救孩子要紧,这钱送给孩子了!”为抢救这位小病人,谢守祯连续两夜守在病床边。10天后,小患者康复出院,孩子爷爷握着谢守祯的手感激地说:“是您给了俺孙子第二次生命。”这样的事儿谢守祯每年都会遇到很多次,少则一百,多则三五百甚至上千元。

谢守祯的老伴儿说,晚上他也不消停,手机一会儿一响,90%都是患者打的,从没见他烦过。最怕晚上手机响,因为一响,老头子就要出急诊。老伴儿的埋怨中透着夸奖。“孩子得病哪分早晚呢?如果医生都端着架子,那还叫什么救死扶伤的人民医生?”听出了老伴儿话语中的夸奖,谢守祯有些不好意思。

10年他只休息30天,其他时间都在看病

在外人看来,谢守祯的工作量肯定会透支健康。恰恰相反,69岁的谢守祯看起来像是50岁的人,一头浓密的头发里几乎没有白丝。除因久坐导致脚肌腱有点儿问题外,他腰不痛,眼不花,其他没一点儿毛病,每天回去还照顾90多岁的父母和年幼的孙儿。

“医生的天职就是看病,我一天不坐诊反而浑身不得劲儿。”正是把看病当成了乐趣,谢守祯退休后的10年里只休息了30天,剩下的时间都在看病。有时医院甚至强制要求他休息,他口头答应,但第二天仍照常坐诊。去年,他头部受伤缝了8针,只休息一上午,谁劝都劝不住。

谢守祯的医德医术早就引起了郏县县城及外地医院的关注,纷纷到薛店镇“挖”他,江苏一家医院甚至承诺给他百万年薪,他不为所动。直到2004年退休时,郏县妇幼保健院当时的院长周慧敏多次到薛店镇,劝说他“还要为全县的患儿服务”,他才同意到县城坐诊。到郏县妇幼保健院近10年,谢守祯的助手换了一茬又一茬,有4名医师已成了医院的骨干,并单独开设了科室。

再过几天,谢守祯就将跨入第70个年头。很多人问他:“老谢,你不愁吃不愁穿,还那么拼命弄啥?钱挣多少是个够?”谢守祯的答案是:“坐诊看病,解除孩子的痛苦,听他们喊喊爷爷,比挣多少钱都高兴。”



0 0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所有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