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登录我要注册 我要投稿
提示!!

在线投稿请登陆

也可以发邮件到tougao@taskmed.com.cn点击这里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 首页   >   > 公益

故事 视频 文档
大爱无疆,心血有痕——对话心血管病专家惠汝太
王瑞     2014-05-15 17:45:32    0


采写:高枢廷  高彩艳

【编前语】

惠汝太说:我在加拿大与美国留学十一年,有三句话一直在我脑海中翻腾——

第一句:最好的私立医院Mayo Clinic老院长留下的院训“病人的利益是我们考虑的唯一利益”。

第二句:美国最好的心脏病医院Cleverland Clinic的院训“每一个生命都值得世界水平的医疗护理”。

第三句:多伦多大学儿童医院的院训“治疗今天的患儿要用今天最好的方法,治疗明天的患儿要用比今天更好的方法”。

惠汝太认为,真正能做到这三句话就是好医生。惠汝太说,自己在努力践行。

没有背景的背景

改革开放之初,有这样的一批人,他们放弃国外优厚的待遇,毅然回国。他们在自己的领域里走了很长一段路,可谓筚路蓝缕;现在他们两鬓斑白,但他们已经开创了这个世界,给了后辈一个比过去更好的世界,并且给后辈一个更好的基础,让他们走得更远。

1997年的春天,惠汝太在北美留学、工作了十多年,已经掌握了国际领先的医学技术,被导师器重的他毅然决定放弃美国的一切,选择回国。从此,他与中国的心血管疾病界一起迈进了分子医学时代。

执着“预防”

“我在山区,没有网络!”本报记者之前几次联系惠汝太教授,他总是如此说。

这次见面采访时,带着爽朗的笑,惠汝太解释,自己目前在做一个公益项目——国家12.5难治性高血压攻关项目。这个项目是在中国的农村——黑龙江北大荒、辽宁本溪、河北张家口、江苏徐州,山东日照等25个地区——选择一万个高血压病人,免费赠药三年。一方面是培训基层医生,另一方面是防治基层的高血压。因此自己经常到基层社区、山区去。

“防治高血压,为中国的患者雪中送炭,是我目前的最主要的任务。”谈及此,惠汝太说:“当初从美国回来时,我心中就有一个坚定的目标,就是把自己所学用于高血压的预防工作,找出高血压、心脏病的危险因素,避免高血压带来的多种并发症,减少由此给社会和家庭带来的精神和经济损失。同时,进行个体化治疗和预防,来挽救高血压病人的生命,避免造成千上万人的因为心血管病导致的残废。”回国后的惠汝太建立了单基因高血压的基因诊断方法以及尿变肾上腺素,变去甲肾上腺素的实验诊断方法,并成功应用于临床。而惠汝太看到,中国成人高血压患病率为20%多,估计目前全国有高血压患者至少2.2亿,成为严重威胁我国人民健康的头号危险因素,农村尤为严重。克林顿曾经讲过“虚弱的美国人是不可能建立强大的美国”。惠汝太认为,同样,虚弱的中国人不可能建立一个强大的中国。因此,尽管科研、临床工作繁忙,他还是争取到了国家公益基金的资助进行高血压防治工作。

但是,“高血压防治”这一念头却不是从美国开始。

惠汝太说,在他医学院一年级假期回家的时候,伯父和他说自己总是头疼,他伯父自己认为是感冒。已经有些医学基础的惠汝太帮忙量了血压,结果是高血压。在他回学校后没几天,伯父就因为脑中风去世了。之后,他的父亲及亲人很多都是脑中风,心肌梗塞去世的。这些事情对他的触动很大,他坚定地选择做一名心血管医生,他也坚定地认为:防治高血压可以避免大多数心脑血管疾病,能够使大多数人防患于未然。因此他当上心血管医生之后,正是心血管介入技术主导心血管潮流的时代,很多青年人醉心于如何把支架手术做的比别人漂亮。但是,他始终坚持一个理念:导管技术固然重要,但是需要昂贵的设备与精良的团队技术,且操作团队需要24小时常备不懈待命。一个人心脏病发作,不可能挑选时间与地点,发病的时间与地点不可能总有一个团队在待命。中国地大物博,人口众多,需要多少个待命的团队与监护病房?西方50年的经验已经证明,心脑血管病是可以预防的,是有时间预防的(从暴露于危险因素开始,需要十几年乃至几十年才发病);做好预防,心脑血管病就不会发生,再好的技术与设备也不需要。

对中国人危害最大的心脑血管病是脑中风,70%以上的脑中风是由于高血压所赐。防治高血压会解决70%脑中风,40%冠心病,28%的肾脏疾病。高血压是无声杀手,防治的重点在基层,在农村。基层医生,农村医生站在防治的一线。

便宜一点,好一点

中国有9亿农民,其中至少有1亿的农民是高血压,人均收入偏低,不可能都服用得起5元-9元钱一片的药。惠汝太说:“我们在探索一些既便宜,又治病,副作用又小的高血压防治药物。目前自己所做的这个项目就是通过10,000个病人,看看便宜降压药,特别是国产降压药,能否担当此重任。积累数据,用数据说话。”

惠汝太介绍,他们团队从2001年后,就在河南信阳大别山老区进行过免费治疗大约4000高血压患者的社会公益项目。目前做的这个项目是从2009年开始。惠汝太带领团队在基层社区组织大规模临床实验,入选患者10000例,观察多种小剂量复方药物联合治疗高血压患者的疗效,并观察并发症和死亡的发生情况,以期找出适合我国广大高血压人群应用的价廉、有效、广覆盖的药物组合。其中从河南大别山区开始做起,基层农村高血压患者最长治疗了12年,已入选患者接近6000例。另一个重要的目的是通过基层赠药项目,与基层医生合作,看看到底有多少基层高血压患者是真正的难治性高血压。这种数据,只能通过赠药,患者不再考虑经济负担,集中精力降血压,才能得到我国真实的难治性高血压负担有多大的数据。第二个目的是通过研究难治性高血压,看看我国继发性高血压的负担有多大,难治性高血压原因有哪些?

惠汝太的团队发现,在基层用最简单的药物也能控制好血压,但是能不能同时减少心脑血管事件,需要继续研究。而调配好药物后95%的患者的血压都可以被控制。惠汝太说:“这就需要基层医生及全科医生的努力。主要靠当地的医生随访。”

说到此,在2013年国家12.5项目在杭州中期检查时,由于他们没有得到企业的支持,项目进展比较慢,检查组希望课题组能够得到广泛社会支持,加快项目的速度。为了落实12.5检查组专家的意见,惠汝太试着向青岛黄海制药申请免费赠送1万人3年的降压药。从来与药企保持独立的惠汝太,这次毫不吝啬自己的溢美之词,他坦然地对记者说:“完全出乎预料,青岛黄海制药赞助了这个3年的项目,而没有提任何附加条件,企业没有忘记社会责任。中国企业赞助这么大的国家科研项目,还比较少,因此值得提倡。呼吁更多中国企业参加到科研工作中,参与到社会公益事业中。政府、科研单位、制药企业、医疗预防机构共同奋斗,减少疾病,促进健康,让健康的中国人,把我们的祖国建设的更加强大。

但是,中国税收制度需要改革,企业支持科研要赋税,科研单位收到企业科研支持,还要上税。在西方国家,政府为了鼓励企业支持科研,这种赞助通常是免税的。

宣传,宣传,必须宣传

大医精诚,大爱未央。目前,惠汝太带领他的团队,深入社区与乡村,忙着将医学研究的成果转化到临床实践中,在全国推广高血压、脑中风防治项目,争取让更多高血压患者用上最适合自己的、经济上可以负担的起降压药,并在药物治疗的同时,普及高血压防治知识。如果每年多10%的高血压患者血压达标,每年可挽救20万同胞的生命,使15万国人免于残废。

“宣传,宣传,防治必须宣传。”为此,惠汝太出版《健康对话高血压与心血管疾病专家解疑 》、《高血压防治大讲堂 》等多本通俗易懂的防治高血压著作,并多次接受邀请参加中央电视台健康之路,北京电视台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相关栏目,他的讲座深入浅出,易懂好学,深受观众和听众的喜爱和欢迎。

【编后语】

记者采访的第二天,惠汝太再一次奔波在乡间的小路上。山梁挡住了阳光,他却用肩膀扛起农村万名高血压患者的盼望。他,惠汝太,在精心做科研,热心做临床的同时,数年来坚持做着并继续做着高血压预防的公益事业。这种力量,让我们抖擞精神;这种力量,把我们轻易打动。这就是他心中的爱。

专家介绍:

惠汝太教授、加拿大临床科学博士,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心血管病医院心内科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国际心脏研究会理事,中国分会主席、中国医师协会高血压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国家12.5攻关项目-难治性高血压课题总负责人。原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心血管病医院副院长及高血压中心主任,原国家心血管病重点实验室副主任。



0 0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所有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