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登录我要注册 我要投稿
提示!!

在线投稿请登陆

也可以发邮件到tougao@taskmed.com.cn点击这里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 首页   >   > 故事

故事 视频 文档
刘允怡:三个人与三次转折
董雪娟   肿瘤医学论坛  2014-04-23 15:38:37    0

【编者按】中国科学院刘允怡院士在肝胆胰外科领域取得的成就是毋庸置疑的,问起他选择并坚持医学之路的初衷和缘由,他只是轻描淡写地说:“觉得从医对人们的贡献更大”。从初步攀谈中得知,中学时期,刘允怡从初中就坚定了从医之路,而随着交流的不断深入,这位慈祥的老人脸上浮现了轻松而又愉快的神情。一瞬间,他仿佛回到了那个闪耀的年代,又回到了他青春的、钻研探索的懵懂岁月。

刘允怡:三个人与三次转折

外科生涯的领路人

“做一个真真正正的外科医生不仅要用手,要动脑,还要有人性。”

刘允怡的父亲是一名中医,在父亲的言行教会和熏陶下,刘允怡在成长中不仅拥有了健康的体魄,还收获了一颗乐于助人的心灵,对医学的憧憬也悄悄在他心中生了根、发了芽。致使在中学时期,他就下定决心将来要成为一名医生。但让后来对外科学产生兴趣、坚定地成为一名外科医生的人,是他的第一位恩师——香港著名泌尿外科医生,黄树航老师。

刘允怡回忆说,在中国香港读医学是五年制的,此外还要再加一年的住院医生培训,总共要学习六年。遇见黄树航老师的时候,刘允怡只是一名住院医生,那时也没有明确的专科划分,所以就跟着黄老师学习外科,在工作中,接触外科工作的增多,刘允怡发现黄老师和他印象中的外科医生是不同的。

刘允怡院士说:“我以前觉得,外科医生就是‘手术机器’,因为他们似乎只会埋头做手术,对其他的事情几乎都是不管不顾的,而且一般外科医生的性子都比较急躁,对患者的似乎也不能很耐心,给我的感觉是很冷漠,没有感情,你说人和人之间如果没有感情该多可怕。但是我的恩师黄老师是完全不同的,他总是那么耐心地对待患者,从未见过他不耐烦,即使是在经历一天手术之后也是如此,我觉得他有一个神父的心,我也想是这样的人”。

谈起黄老师,刘允怡有说不完的话,从刘允怡口中得知,黄老师是一位非常知名的外科医生,来找他看病的人特别多,他给予了患者无微不至的关心,给予了学生极大的耐心,这些都无时无刻影响着刘允怡,其中给刘允怡印象最深的还是作为医生的责任心。

刘允怡说,黄老师曾教导他,患者把生命交给医生,作为一名医生,就一定要负起这个责任。做一个好的外科医生不仅要做好手术,还应该在术前做好准备,在术后做好处理。刘允怡被老师要求坚持每日查房2次,没有假期,即使是新年夜也是如此,还被要求在术前和患者进行沟通,一直到让患者明确医生是怎么看待这个疾病的,为什么要做手术、做什么手术、甚至是手术情况和可能发生的风险和应对办法,必须要刘允怡通过在与患者的沟通中得到患者与家属的信任和配合。这一举动极大的拉近了刘允怡和患者之间的距离,让刘允怡一直有着好口碑。

俗话说:“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在学习外科技术的道路上,刘允怡也担心会发生这样的情况,然而,事实是黄老师不仅对他毫无保留,而且还教导他将来也要毫无保留地将自己所学传授他人。为了教导刘允怡,黄老师从最基础的知识开始,一点一点、手把手地教。有时看到刘允怡心急了,就安慰他说:“大手术是由无数小手术积累起来的经验,只有小手术做得好了,大手术才能够做好”,这让刘允怡养成了踏实进取的性格。最难能可贵的是,黄老师一直像朋友一样,也使刘允怡更加坚定要做一名好的外科医生。刘允怡说,他会永远记得老师的教诲,这是老师教给他的最重要的从医之道,并将终身秉承。

从临床转向研究人

“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你一定要坚持去做,一直到成为一个优秀的外科医生。”

在20世纪60年代,肝切除手术的死亡率非常之高,大约保持在30%。所以开展肝切除的外科医生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刘允怡之所以能成为一个国际肝外科领域的顶级专家,离不开在英国1年的培训。来到英国伦敦的第一天,他初次到导师的办公室,就被导师质问,你是不是想学习肝切除?肝切除的死亡率很高,也就是说会有很多患者死在你的刀下,你将面临的是无数的批评、质疑和指责,你做好心理准备了吗?在得到刘允怡坚定明确的答复之后,导师对刘允怡说:“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你一定要坚持去做,一直到成为一个优秀的外科医生。”

在导师的指导下,刘允怡从每一个死亡的、成功存活的患者身上学习,仔细琢磨,细心专研。坚持亲自处理所有手术患者的外科并发症,不断在经验教训总结中提高自己的手术水平。

为了降低肝切除的死亡率,刘允怡毅然决定做好学术科研和教学,在 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院长 李国章的支持下,他于1988年成为了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的一名高级讲师。借此机会,他基础研究和临床实践双手抓,并把自己的经验总结梳理,形成文字分享给同行,再通过与外界不断交流,拓展自己的知识结构,使他成为在国际上最早提出以“肝段为本”的肝切除方法的人,统一了国际上有关肝脏解剖和肝切除手术的规范及名称。经过半个世纪的努力,现如今肝切除的死亡率已经下降至3%左右。

为祖国培养领军人

“梦想是什么,坚持就会感觉幸福的东西,而我正在坚持!”

有着“中国外科学之父”美誉的裘法祖一生荣誉等身,刘允怡在改革开放初期就与其结识,在后来的交往中对裘法祖执弟子礼,师徒友谊逐渐加深。裘法祖一直期望中国外科治疗水平能尽快与国际水平接轨,并希望能为中国培养一批技术过硬的外科团队。

为了和内地同行交流起来更畅通,刘允怡不得不学习普通话,于是他就在每个周六晚上专门请一位内地老师老师普通话。如今所有与中国内地的交流,不论讲课或演讲,刘允怡都能以流利的普通话进行。为了让中国外科水平尽快与国际接轨,刘允怡就利用他在国际上广阔的人脉网络,介绍海外的专家到中国做手术和演讲,将中国好的医生推荐到外国交流,组织一些短期或长期的交流和培训。在举行香港外科医生的考试时,刘允怡邀请中国资深的医生来香港,让他们了解香港医生考试的制度背景和训练医生的方法。此外,刘允怡还无偿将内地同行优秀的学术论文翻译成英文,帮助内地同行将论文在国际权威杂志上获得发表。

经过大家的共同努力,现在我国已有多名学者成为国际肝胆胰协会理事会的理事、学术组组员、亚太肝胆胰协会秘书长。现在刘允怡仍然坚持开展内地医生的培训,并期望未来能有更多的中国医生跻身于国际舞台,为培养出更多合格的、国际化的外科医生而努力。

记者手记

刘允怡老师不仅是一个科学家、一个学者、一个好的导师,更是一个技术高超的外科医生。这是他走向辉煌的事业根基。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一份坚持。正是这一份坚持,使得刘允怡老师获得这样大的成就。通过努力,他不仅为外科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而且尤为热心且不遗余力地教育“后来人”,值得被赞扬。



0 0
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所有评论

       暂无评论